咨询热线:136-6063-4999

热门话题: 专利权 | 商标权 | 著作权

宝宝好诉好孩子轮毂外观侵权案上诉状

来源:网络   作者:汤喜友  时间:2015-11-23

民事上诉状

上诉人(一审被告):中山宝宝好日用制品有限公司

住所:广东省中山市横栏镇新茂管理区

法定代表人:陈明泽董事长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好孩子儿童用品有限公司

住所:江苏省昆山市陆家镇菉溪路

法定代表人:宋郑还董事长

 

原审被告:陈世军,南京银桥市场小太阳童车经营部业主

住所:江苏省南京市秦淮区集合村路162号银桥市场二楼中央40号

 

诉讼请求:

1.请求撤销一审判决,判定上诉人中山宝宝好日用制品有限公司不侵犯ZL00350020.9“童车的轮毂”外观设计专利权,驳回被上诉人好孩子儿童用品有限公司全部诉讼请求;

2.请求判定好孩子儿童用品有限公司承担本案一、二审全部诉讼费用。

 

事实与理由:

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2008)宁民三初字第135号民事判决书,判定上诉人中山宝宝好日用制品有限公司停止对被上诉人好孩子儿童用品有限公司ZL00350020.9“童车的轮毂”专利的侵权行为,并赔偿其经济损失500,000元人民币。现上诉人不服该判决,特提起上诉。

 

一、涉案ZL00350020.9专利的客体不属于外观专利的保护对象,法院可以作出自己独立的判断,不应给予法律保护

在一审开庭中,上诉人明确指出,根据国家知识产权局局令(38)《审查指南》第一部分第三章,“外观设计专利申请的初步审查”之“6.4.3 不给予外观设计专利保护的客体”,“以下属于不符合专利法实施细则第二条第三款规定而不给予外观设计专利保护的客体的具体情况:

 ……

(3) 产品的不能分割、不能单独出售或者使用的局部或部分设计,例如袜跟、帽檐、杯把、棋子等。

……

作为知识产权法律专业人士,法官完全应该明白,任何中国专利的取得,都是国家知识产权局根据《审查指南》规定,在符合《审查指南》条件的情况下,才授予专利权的。当然也会清楚,我国的专利法规定,对于实用新型和外观设计专利,只进行形式审查,也就是说,只要形式上符合要求,即授予专利。

根据《审查指南》上条有关外观设计专利客体的规定,涉案外观设计专利ZL00350020.9“童车的轮毂”明显就是童车的一部分,属于“产品的不能分割、不能单独出售或者使用的局部或部分设计”,不属于外观设计专利的保护客体,不应该授予外观设计专利,当然也不应该给予专利法律保护。法院自然不必直接认定专利效力问题,但在直面这么明显的违背专利保护客体规定情况下,一审法院作出如此认定,就真的能内心确信?!公正的法官完全可以、也应该独立思考,是否给予法律保护!

 

二、上诉人主张被诉部件有合法来源的抗辩理由完全成立,一审法院丧失作为中立裁判者的基本立场,无视事实,颠倒是非

1、涉案轮毂的供货方承认其与上诉人系买卖关系

一审庭审过程中,涉案轮毂的供货方湖北省汉川市通达塑料制品有限公司(下称通达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李运红就在庭审现场,通达公司也于庭前举证期间提交了相关资料,承认涉案轮毂系其根据双方之间的《产品销售合同》出售给上诉人的,上诉人在一审程序中一再声明,上诉人与轮毂供货方系独立企业法人,双方之间只存在合同买卖关系,不存在任何其他控制与被控制关系,一审法院刻意回避这些基本事实,运用毫无逻辑关系的推理手法,完成了自以为是的论证,实在令人汗颜。

2、上诉人在一审程序中已证明上诉人产品中的所有轮毂,都是通达公司出品

上诉人在一审程序举证过程中,根据上诉人与通达公司双方之间的《产品销售合同》,向法庭提交了双方交易的关键证据和部分交易记录,来证明上诉人产品中的所有“轮毂”,均系通达公司出品。在上诉人与通达公司的《产品销售合同》第一条之二款中明确约定,“签订本协议后,甲方不得就约定的产品再向其他任何第三方购买,否则构成违约”,而本合同的前言第一句话即是“鉴于乙方是专业制造塑料制品儿童车轮(含车轮毂)的厂家”,因此,上诉人产品中的部件“轮毂”全部由通达公司出品!如果上诉人产品中的轮毂不是由通达公司供货,上诉人将构成违约。上诉人在一审程序中提供的证据,也只不过围绕此观点进行。其中,证据一“《产品销售合同》”是证明双方之间的交易关系;证据二“封存样品”是证明涉案轮毂是双方交易中的一个款式的产品,当时已经通达公司封存样品交上诉人保管;证据三“发票”证明上诉人与通达公司履行《产品销售合同》过程中的部分单据;证据四“通达公司企业信息”证明通达公司承认涉案轮毂是其生产!

 

三、一审判决认定上诉人合法来源抗辩不成立的逻辑混乱,推理怪异

1、理由1没有意义,证据三“发票”只是证明上诉人与通达公司之间的《产品销售合同》实际履行,未必作为涉案轮毂的直接交货证据

因上诉人本来就并非将证据三“发票”作为涉案轮毂交货的直接依据,一审判决第9页有关理由1“发票载明的产品与被诉侵权产品的关联性无法确定”毫无意义。上诉人通过“《产品销售合同》”、“封存样品”、“发票”、“通达公司企业信息”形成一个完整的证据链,证明涉案轮毂就是上诉人与通达公司买卖关系中的一个品种。

一审判决在第9页有关,“仅就被诉侵权产品系与上述产品何种尺寸相吻合,经本院庭审中询问,被告宝宝好公司代理人当庭表示不知情,同时,在庭审中,被告宝宝好公司不同意开启该封样作进一步的核对,且在庭审后,执意将该封样带回”的说法,纯属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庭审过程中,主审法官非得上诉人代理人当庭确认,封存的样品轮毂究竟是合同中所述的7寸、8寸还是9寸产品,作为非轮毂专业人士,当然不能确认,但表示法庭量了是几寸就是几寸,何况,是几寸不影响款式,即使外观侵权,也与尺寸无关,只是样式问题,到一审判决书上,竟然这也成了理由,真是莫名其妙!封存样品是置于一透明文件袋中,不拆封也根本无碍从外面看到样品的款式,且法庭当庭也并未要求拆封核对,现在竟然这也成了法律的理由,真是荒诞!庭审后,主审法官只是问能否将封存样品留下,作为在庭上已经比对的,留下并无多大意义,到时一审法院不确认收到过封存样品,到时麻烦可就更大了,基于这样的考虑,代理人当时表示,最好带回样品,交还当事人,法官并无特别表示,难道法庭如果留下样品,会进行庭外的比对?!客观地讲,根据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在一审法院交锋的断案历史,结合被上诉人对其他当事人在南京中院的专利案例,上诉人在知道被上诉人诉至南京中院以后,就断定会毫无悬念地被一审法院判决赔偿五十万元,要说对这样的法院客观公正抱有信心,实在是自欺欺人!

2、理由2信口雌黄,封样与合同的关联性确凿充分

作为封存的样品,有意义的只是样式,与产品的尺寸无关系,也就是说是否真的外观侵权,与产品的大小也即尺寸无关,在这种情况下,任一款式,只须提交任一个尺寸,作为款式认定即可,一审法庭强迫当庭确认尺寸毫无价值,只是强人所难,毕竟,封存样品是那样真真切切地呈交法庭当庭比对过,这是一个不容置疑的真理!开庭的过程中,双方也确认,封存的样品式样与涉案产品一致,只是尺寸和颜色可能有所不同,其实这也不是外观侵权需要考虑的因素!这已经充分证明了封样与《产品销售合同》的直接关联性,上诉人从来就没有试图建立封存样品与发票之间的直接关联性,法庭有关封存样品与发票之间关联性的认定没有意义。

3、理由3缺乏常识,上诉人认可封样系合同履行之标的

在上诉人与通达公司的《产品销售合同》中,文字表达中确实是有封样经双方封存签章的表述,但依合同条文,是由通达公司向上诉人提交样品,由上诉人保管,只要通达公司在封样上盖章,也就是通达公司认可了该封样所示产品,由通达公司向上诉人供货。上诉人要盖章,完全可以单方面操作,因此,合同文本中有关双方封存签章的表述,没有实际意义,上诉人想在封样上签章,易如反掌,只不过上诉人觉得没有必要,未进行操作,法院以此作为理由,缺乏基本常识。上诉人在一审举证期间,提交了封样作为己方证据,就已经向一审法院明确表达了己方观点,即封样就是双方履行《产品销售合同》的标的之一,一审法院竟然可以这样的理由出现在堂堂的法律文书中,真是让人匪夷所思!

4、理由4违背外观判断常识,封样颜色差异不是考虑因素

关于封样颜色与涉案产品轮毂部件颜色差异问题,一审法院在庭审中并未特别提出,且上诉人观点是一贯的,也就是本案外观专利本来就没有要求保护色彩,且在此类产品中一贯如此,色彩的差异不是本案专利保护需要考虑的因素,也即只要样式相同,任何色彩的轮毂都是同一个款式。一审法院以此作为理由,如果不是刻意所为,那么只能用对外观专利的无知来形容!

5、通达公司专业生产轮毂,在现代社会极其平常,一审法院认为不合情理

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产业经济已经发展成为专业分工非常细密,专业协作频繁的一个整体。不但是本案所涉的童车行业,其他行业也基本如此,对此整个社会大众,包括法官本人,不可能没意识到。因此,作为童车生产商,童车的部件,包括轮毂,并不都是由上诉人自己生产,而是交给专业合作商去完成,这样下来,有利于降低成本,提高生产效率。协作厂家开发出新的款式,如果上诉人认为符合自身产品需要,就进行采购,这也是非常合情合理的正常生产流程。当然,必须澄清的是,轮毂作为单独的产品上市销售,并不是摆摊销售,而是通过双方之间的销售合同实现。非得说这个市场是什么,应该说是原材料市场,这个市场并非直接面对终端消费者!

 

作为本案认定上诉人是否需要承担法律责任的关键理由,一审判决书中认定上诉人的涉案被诉产品部件来源合法抗辩不成立,从而达到了其固有的目标。然而,这一认定不以法律事实为依据,推理荒诞,逻辑混乱,强行完成了自欺欺人的论证过程,难以说服有基本常识的普通理性人,这样的判决,基于基本的正义准则理应予以推翻!

 

四、一审判决合理性存在疑问

一审过程中,上诉人重点提及被上诉人的《专利实施许可合同》完全是为案件诉讼而签订,涉嫌造假。本案所涉专利,不过是童车中的一个部件,本身童车产品利润就非常微薄,按正常的商业逻辑,绝对不可能支付50万元每年的专利普通许可费,而且仅仅只是一款普通的外观专利!基于正常人的基本理性判断,被上诉人与被许可人之间存在着控制与被控制关系!虽然上诉人无法提交确切的证据证明其双方之间的控制与被控制关系,但上诉人要求被上诉人当庭向法庭声明,被上诉人与被许可人之间不存在控制与被控制关系,被上诉人当庭予以拒绝!基于最基本的诚信原则,被上诉人如果认为其《专利实施许可合同》正常,完全应该向法庭表示己方的诚信!这样一个明显的情节,竟然不被法庭考虑,从而一如既往地判以赔偿伍拾万元!这样的判决,不知法官是何以形成内心确信的?

 

综上所述,一审判决枉顾事实,颠倒是非,导致判断结论严重错误,形成重大冤案,法律的天平倾倒。这样令法律蒙羞的判决,在作为全国经济发达地区的江苏发生,特别是省会南京发生,是令法律人震惊的!怎么说,人不能无所顾忌!上诉人在此谨慎地请求二审法院,站在公正的立场,撤销一审错误判决,判决支持上诉人的全部上诉诉讼请求。

此致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中山宝宝好日用制品有限公司

二〇〇八年十月十日

上一篇:宝宝好诉好孩子轮毂外观侵权案二审代理词

下一篇:睹物思人,纪念知识产权法一代宗师郑成思教授

相关文章:

2015年度全球专利侵权亿元大案知多少?
宝宝好诉好孩子轮毂外观侵权案二审代理词
宝宝好诉好孩子轮毂外观侵权案上诉状
加多宝、广药大战王老吉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